当前位置:主页 > W荟生活 >律师公会观察报告‧警428比709暴力 >

律师公会观察报告‧警428比709暴力

2020-07-09

律师公会观察报告‧警428比709暴力(吉隆坡1日讯)大马律师公会主席林志伟公布由律师观察团针对“709净选盟2.0集会”与“428净选盟3.0集会”的对比报告,并针对警方在428大集会当中的行为提出“9大看法”。其中,让公会感到遗憾的是,警方在428集会中的暴力行为,与过往比较已明显升级,并有严重的趋势。林志伟週二在律师公会办公室召开记者会说,428大集会的出席者表现平和,整个集会有如嘉年华会般热闹、和平,直到当天下午3时,警方发射催泪弹及水炮后,情况才开始失控。律师公会也在记者会现场播放一段由其中一名律师观察员拍摄的短片,短片内容显示警方发射催泪弹后,人群为了逃命而涌入敦霹雳路,导致现场非常拥挤,且人人动弹不得。应设独立投诉委会林志伟认为,警方的作法为人群带来极大的危险,警方应学习管理人群的方法,因为警方的职责是保护人民,不该如此缺乏忍让精神,并在毫无理由下採取强硬的镇压行动。“这份初步观察报告中,大马律师公会认为警方缺乏转型的意愿,警方应把现有的伤害性行动,转化成保护性行动。”他说,政府也应该成立独立警方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以及进行转型计划。“此外,警方拒绝让律师公会的成员接触被捕人士的作法,已违反联邦宪法第5(3)条文,忽视法律赋予被捕人士向律师求助及取得法律谘询的权利。”大马律师公会也在报告中引述外国例子,说明警方必须先尝试用尽方法疏散人群,直到场面真的失控后,才可使用武器。有关报告也引述我国法律,强调人民拥有和平集会的权利。吁拟警发射非机械性武器指南马来西亚律师公会主席林志伟认为,大马皇家警察一错再错,并未从过去的大集会中汲取教训,因此,他要求全国总警长依斯迈奥马展开警察改革计划,并针对镇压和发射非机械性武器(催泪弹和水炮)拟定一项指南,以免再犯下错误。“人权委员会6年前已就双峰塔大集会提出多项建议,如警方在使用任何武器之前应先给予口头告诫,然后依序是採用无实际武器镇压、使用非致命性武器、使用冲击性武器,以及使用致命性武器,但试问大家,我国警方有经过这5个步骤吗?他们在未与集会主办单位协调下,就开始发射水炮和催泪弹。”指警方未吸取教训他指出,警方并未从过去于双峰塔举行的集会,以及蕉赖皇冠城示威事件中所涉及的施暴事件吸取教训,显见警方无视于人权委员会及有关听证会针对这些事件所拟定的报告和建议。“很明显的是,警方在428大集会中重犯同一个错误,甚至与去年709大集会相比,今次警员施暴的行为更是大幅度增加。”此外,他说,依据709集会人权委员会听证会,镇暴队员曾说是上司指示发射催泪弹和水炮,未料有关上司却否认这项指控,并声称不知是谁给予的指示。“由此可见,这是非常严重的问题,必须从根本改善。”至于警方声称是听闻有警员在集会中死亡才发动激烈对付的谈话,林志伟直言,警方必须专业办事,毕竟他们是被赋予权力执行任务的群。“他们应该实现获得完善地思维训练,更何况承认犯错不是一个羞耻,因此,他强烈建议全国总警长进行警察改革计划。”为集会受害人群讨公道针对前首相敦马哈迪认为警方应先调查律师公会的言论,林志伟无奈地说,大马律师公会不过是依据人权委员会提供的报告召开记者会说明一切,为集会中受害人群向警方讨回公道而已。“我是否有政治化事情,就让媒体定夺吧!反正目前‘政治化’的名词已变成不认同政府或执法单位的标準答案了。”与此同时,他也否认428大集会主办单位準备和管理不足,毕竟集会于当天下午3时前,仍犹如大家所说般的,是一场嘉年华会似的,是警方发射催泪弹和水炮后,才导致现场一片混乱。要求公布发催泪弹数量大马律师公会副主席梁肇福要求警方,公布在428大集会当天,总共发射了多少颗催泪弹及发射地点、时间,和及各地点各别发射的数量。他认为,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讯息,人民有必要知道警方发射催泪弹的真正目的,因此警方应清楚交代每个细节。“执法单位一再强调,国家安全和人权必须取得平衡,但上万人在独立广场静坐两个小时就会导致失去平衡吗?依据监督小组观察,当天根本就没有所谓失去平衡的问题。”他重申,在警方发射催泪弹和水炮前,428大集会还是以和平的方式进行的。促设独立警察投诉行为不检委会律师公会主席林志伟呼吁政府成立“独立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警方在428集会中,并未明智地控制集会人群和场面,反之犹如未经受训般直接把催泪弹射至人挤人的人群当中,完全没有给予人群疏散的机会。”他解释说,若警方要驱散人群,理应把催泪弹和水炮射至其他地方,让人群拥有足够的空间离开集会地点,而非如428当天般出现人踏人的情况。“既然全国总警长说明要调查此事,那幺,大马律师公会就希望这会是一项透明的调查工作,但警方需要告诉民众这到底是一项怎样的调查行动。据我所知,净选盟集会2.0举办后,当局也只是对内部展开纪律调查行动而已。”仍未完全收集观察团意见针对如何看待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及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被指于428当天教唆集会者硬闯禁区导致混乱,林志伟指出,有鉴于大马律师公会仍未完全收集428观察团小组成员的观察意见,因此难以下定论。“儘管我们已观看相关短片,但仍无法就此下定论是否安华或阿兹敏阿里教唆群众引发混乱。但即使是又怎样?警方也不可能在各个不同地点,并同时间发射水炮和催泪弹而引起混乱。”收集资讯与警会面商讨针对律师公会会否就428大集会出现的种种现象,入稟高庭或通过民事诉讼提控政府或警方,林志伟指出,一切有待律师公会召开会议商讨后决定,目前最重要的还是收集监督小组所看和所感受到的资讯。“目前我们有必要就此事与警方会面商讨,而我们也会收集其他受害者的述说,毕竟政府有必要从中学习。”水炮催泪弹直接射人群大马律师公会财政史蒂芬说,身在敦霹雳路的他亲眼看见,警方在距离人群不超过200公尺的地方,向禁区外的人群发射催泪弹。他提到,水炮和催泪弹是直接向人群处发射,直接发射的方式明显不是要驱散人群,而是让身陷人挤人情况的集会者无处可逃。“当时要从右方逃往左方的群众看到,人群也跑来说那里已沦陷了,现场是极度的混乱。”公会指律师遭拒见被捕者律师公会成员沙利佔则驳斥全国总警长所说,被捕者当天可自由会见律师言论,直斥这些都并非事实。他声称,本身是于当天下午5时40分抵达被捕者遭扣留的吉隆坡警察训练中心(Pulap o l),惟警方除了允许媒体和人权委员会进入外,律师及被扣留者的家属一律被拒门外。“为甚幺偏偏是律师不能进去,这明显已违反了联邦宪法第5章及刑事程序法典第28条文。”“总警长说扣留者自由获准会见律师,对不起,这并不是事实。警方当时一直说在等待武吉阿曼上头的指示,我们用要求、施压或恳求方式都不得要领。”他披露,当时共有20名律师公会成员和扣留者的家属,惟警方无视法律,甚至连两名家长要求警方检查被捕名单是否有其未成年孩子的名字,也无动于衷。“他们是未成年者,直至凌晨4时才获释。后来一名家属要求寻找71岁华裔老妇是否在集会中被捕,但警方却不回应。”警任意使用催泪弹林志伟说,律师公会观察员在观察428集会后发现,与警方于去年709集会中的行为及表现相比,警方在428使用更多暴力,且更加任意使用催泪弹和水炮。“这都显示警方在处理群众集会方面,并未从过去的错误吸取经验,如果我国要再推行转型计划,应该推行‘警察转型计划’。”他说,警方不应该在人体或眼部水平发射催泪弹,更不能朝密集的人群发射催泪弹,“当天群众中不乏小孩和老人,警方不能朝人群发射催泪弹,所有武器的使用是用来疏散人群,而不是攻击人群。”拒让被捕者接触律师警违反联邦宪法林志伟披露,律师公会公布的观察报告指出,律师公会曾接触因参加428集会而被补的人士,并希望能给予他们法律援助,但却不获警方批准。“警方此举已违反联邦宪法第5(3)条款,即执法当局允许任何被捕人士获得法律谘询。同时,根据刑事程序法典,警方向嫌犯录取口供之前,都必须允许被捕者会见律师以获得法律谘询。”这项长达31页的报告指出,从警方处理428事件中,律师公会完全看不到警方拥有任何的改革或转型的决心。报告也引用国际特赦组织指美国纽约警察在使用武器时,必须根据5个步骤,才算合法使用武器的资料,即1.口头游说、2.强制使用赤手空拳、3.强制使用非致命性武器(如胡椒喷雾)、4.强制使用影响武器、5.使用致命性武器,只有在一个人的生命面对直接危险时。林志伟说,警方在发射水炮和催泪弹之前,必须根据以上5个步骤。报告也引用澳洲、喀什米尔、埃及及菲律宾警方如何在集会上正确使用水炮和催泪弹以疏散人群的资料,如喀什米尔的警方在发射催泪弹时,不会直接发射到人群中,而是射向其他地方。“在菲律宾,警方只会以水炮和催泪弹对付那些充满暴力和破坏财物的集会者。”【热点新闻:428大集会】‧2012.05.0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