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W荟生活 >律师世家之子 >

律师世家之子

2020-07-09

Text: Mindy  Editor: Joanna Lee  Photo: Franky

第三代法律界代表──戴明扬大律师,出生于一个中产土生葡人家庭里,其家人也是法律界的知名律师。戴律师在澳门就读中学,于高中毕业后,到里斯本的法律学校完成法律学位。经过五年的大学生活及一年的实习,回来澳门于本来是属于父亲的办公室开始他的律师生涯。

律师世家之子

戴律师于1979年回到澳门,当时的澳门律师数量很少,只有16位。刚成为律师,戴律师便接了一件刑事案件,对此他感到十分幸运。案件发生于约1977-1978年,当时有两批黑社会人士于葡京酒店因「争地盘」而发生争执,继而动手。以当时来说,对澳门这个只有约三十万人口的小城市而言,是一件非常大的事,也使人感到震惊。由于其中一位黑社会头目的律师决定不接受他的案件,此案件随后由戴律师接了。那年,戴律师27岁。那时的最高刑罚为判处20年,而案件中的黑社会头目被判了18年,算是十分严重。后来,戴律师为他上诉得直,最后无罪释放。此事令戴律师的名声大增,对他日后的工作有着很大的帮助。虽然这是一件很成功的案例,但继此案件后,戴律师决定不再接任何的刑事案件。

律师世家之子

出生于澳门的戴律师表示,澳门的教育及文化与葡萄牙很接近。虽然,他的家庭与一般的葡萄牙家庭无异,拥有看葡文新闻及吃葡国菜的习惯,但由于他身处于澳门,在这个环境里耳濡目染下便自然地学习了中文,而他希望于死后也能葬于澳门。

成为律师的初期,戴律师曾接下澳门政府的辩护律师工作,即法庭所委任的法援律师,并会根据每件案件而收到少量的律师费用。由于每次的费用不多,戴律师会选择把所收取的费用捐赠给体育会,帮助其他有需要的人士。

律师世家之子

工作至上的戴律师表示,他最失败的是分配时间,由于他经常需要开会工作,因此其时间十分散乱。身兼多职的他会尽量保留每天的午饭时间及週末,抽出时间陪伴家人。 一直以来,戴律师没有想过要放弃律师的工作,也没有遇到任何重大的挫折。一般而言,他不接案件的原因都是因为没时间处理而拒绝,也会因同时认识控辨双方而不想接下那件案件。曾经有一件离婚案件,因为他同时认识男女双方,并不希望得失某一方而成为对方的敌人,最终他把案件转介给其他律师处理。此外,他指出,现时的澳门较多葡萄牙律师,他们与澳门的社会或本地人没有太多接触,因而不会受到个人感情的影响而不接下案件。

律师世家之子

有一次,戴律师的受託人是人称卖白粉的毒犯,而他当时为受託人的法援律师。整理案件的资料时,戴律师发现当时的警方于没得到法院命令的情况下便去进行採证,而且受託人于警方採证时并不在家,从而找出了案件中的破绽,为受託人胜出官司。戴律师表示,只要他接下了案件,他便会专心地以理性及法律角度去研究案件,并不会投放任何感情,因此不会于处理案件时发生挣扎表现得十分专业。处理整件案件时,他认为证据是案件中最重要的部份,并从中找出了案件内的关键,最终胜出官司。后来,戴律师被受託人邀请担任其法律顾问,但他拒绝了,更建议受託人转到其他行业维生。

成为律师多年的戴律师曾经收了一个自己并不喜欢的徒弟,由于其徒弟的父亲也是律师,而且与他的家庭十分相熟,因此他无法拒绝对方。而他的第二个徒弟是与他同年,其徒弟本来为一位公务员,因曾经对法律有兴趣,便就读相关课程。毕业后于他的办公室实习,约两至三个月。这位徒弟后来发现自己的兴趣并非如此大,最终决定回葡萄牙过着退休生活。

律师世家之子

澳门的法律市场因为受到人口的限制而不像其他城市般大,而且发生争执的机会也相对较少,因此,一般的律师楼均不会将其分类,而为大家提供不同法律上的服务。与往时相比,现时的澳门的确拥有更多国际的赌场或公司,使发生争执的机会增加了,但对于商业律师的需求未有大量提升。相反,邻近的香港因作为一个国际金融中心,于股票市场内容易发生各种的利益冲突,因而会有专门负责商业案件的律师。

出生于律师世家的戴律师,虽然其家庭没有给他任何意见或压力于他的职业选择上,但他也受到父亲及爷爷的影响而想成为律师,使他作出了这个个人选择。三十多年的律师生涯路上,戴律师认为可把他的律师工作分为两个阶段,分别是回归前及回归后。

律师世家之子

回归前,他集中于律师工作上,致力发展于自己的专业。及后参与于政治方面的发展,参加了1988年的立法会选举,并担任立法会议员。于两年后,由于旧立法会主席宋玉生的离世,以致政治方位上有重大改变,因此他后来离开了立法会。他回到写字楼里,重回律师的岗位。他表示担任立法会议员花掉了很多时间,经常需要开会,使他无暇处理案件或与客人开会。其后,他参与了社会工作,加入仁慈堂、教育促进会及葡文学校,为社会出力。于1996年,戴律师被澳门的第127任总督,也即最后一任总督──韦奇立委任为最后一届的立法会议员。后来于1999年初,他被当时的未来特首何厚铧邀请乘坐「直通车」,成为了第一位乘坐「直通车」的委任议员。他一直为特区服务,直至2005年才离开岗位。

回归后,他较少着重于律师工作,反而集中于社会方面的工作,其中最大的一项变动就是成立了澳门律师公会。公会成立后,将来若某一位同行犯了错,便会由律师公会去作出审判。后来,其他职业如工程师、医生、会计师等也希望能成立公会,效法律师公会。戴律师曾经为律师公会的三届主席,是众律师的领导者,受到大家的尊重及推举,现时则并没有任何职务在身。

律师世家之子

回想过去,年轻时的戴律师很有理想,他那时最大的目标是于回来澳门后能改变整个澳门的社会。经过约十年时间的工作后,他认为自己被社会所影响,并表示自己并非如以前所想般伟大。不过,一直以来,戴律师尽力使自己变得更专业,努力成为一位出色的大律师。他不曾想过要放弃这份工作,也没想过要离开澳门。反之,他认为自己实在是难以断根,并希望能把这里变得更好。他指出,每个人的生活上也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每当事情发生于自己身上时,有时候必须无奈地继续走下去,不能随便停下来,因为其实自己并没有其他选择的余地。

现时,愈来愈多学生选修法律系,对于法律界未来的发展,戴律师指出律师行业需要专业化,才能有更好的发展。他认为律师应分为专门负责商业案件、刑事案件或婚礼等,与医生的工作相似,可更熟悉某类型的案件,提高办事效率。他续指,现时澳门大学的法律系所学习的是大陆法,是根据葡萄牙的法律系统所发展而成的。如果不以大陆法作教授材料,学生则难以明白澳门法律界的运作方式。戴律师又指出澳门律师的衣着主要为律师袍,但无需戴上假髮。此外,喜欢阅读的他表示,由于律师经常需要翻阅大量文件,鼓励对法律系有兴趣的学生应培养多阅读的习惯,增进知识的同时,也不会抗拒阅读文件。

凤凰天空官方网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