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W荟生活 >可乐汉堡的热量填满了肚子,却换来永远吃不饱的胃 >

可乐汉堡的热量填满了肚子,却换来永远吃不饱的胃

2020-06-23

可乐汉堡的热量填满了肚子,却换来永远吃不饱的胃

社会已经改变了。美国人已经不再像十九世纪那样会长时间在农地工作。到了 1990 年代,这个国家的都市化程度已经突破过往。潘伯顿在 1886 年创造可口可乐时,居住在都市的人口不到 30%,但是到了 1920 年这个数字已经上升到 54.1%,1990 年更达到 75.2%。部分原因是政府的农业政策,使得大型企业化经营的农业比小型农场具有优势。

对于这种现象帮助最大的,莫过于在 1993 年通过的《农业调整法》,将资金大量转移到在美国南方和中西部拥有大型农场的富有农夫身上,而向这些农场主人租地的佃农,却从未看过《农业调整法》带来的资金。这些优秀的农场主人可以积聚政府的资金,使得耕作机械化,减少对农业劳动力的需求。因此,原本设计来帮助农夫的政策,反而使得美国乡下的人口锐减,带来大型农业综合企业成长的新纪元。过去以农立国的美国,变成以都市工人为主体的国家。

美国人在二十世纪末的都市里发现新的就业机会。到了 1990 年代,美国非农场劳工的典型工作地点,已经是办公室而非工厂。1994 年,全美有 80% 的都市劳动者都任职于服务业。一般来说,这类工作与工厂的工作相比,比较没有那幺劳力密集,所以这些劳工一般工作日消耗的热量也较少。

而美国人在工作场所以外,也没有消耗这些多余的热量,只有少数人会走路去工作,大部分的人都是从郊区的住家,长途通勤到位于市中心的办公室工作。

在 1960 年至 2000 年间,用个人汽车往来工作场所的人数几乎上涨三倍(从 4,000 万人到将近 1 亿 1,000 万人),到了二十一世纪,美国人平均来回通勤时间将近 50 分钟。在路上度过漫长的下午后,很少有美国人下班后会从事额外的活动。根据疾病管制中心在 1991 年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约有 60% 的美国人表示在下班后几乎没有从事任何运动。2003 年,只有不到 20% 的人表示每天都会运动。美国的生活型态已经是久坐不动了。

随着美国人的热量需求下降,他们取得便宜热量的管道却增加了。商品支援计画维持低廉的食品价格,而美国人的收入又正在上升,结果就是消费者花更少比例的薪水,就能购买基本所需的粮食。在 1930 年代,一般美国人几乎要花费 25% 的可支配所得购买食物;但是到了 2000 年,这个数字就降到约 10%。美国人不再有匮乏之苦,想要的食物都唾手可得。在这个物质丰富的世界里,可口可乐更是少数美国人过多热量的强大来源。

儘管美国的食物需求已经获得满足,甚至供过于求,这个浪费的农业机械却越长越大。消费者之所以接受这种暴食性的成长,一开始是因为他们根本看不见这些原料成本。

食评记者贝蒂‧法索(Betty Fussell)描述 1990 年代布兹的农业支援政策在政治上的成功,声称:「美国人只相信眼见为凭,但控制玉米生产的美国农业综合企业的上层结构是隐形的,和玉米的工业化产品一样无所不在。」促使玉米生产过剩的政府经费,在 1980 年代晚期总计有数十亿美元(光是 1983 年就有 57 亿美元)来自一般税收,而不是项目化的消费税,因此限缩了消费者对农业补助成本的实际感受。

然而,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消费者的腰围却让他们开始有感于维持供过于求的玉米市场,所需的昂贵储存成本。这场超大容量革命完全没有为消费者带来营养方面的好处,消费者的功用只是这些过剩农产品的新储存场所而已;他们的身体变成塞满农产品的仓库,取代联邦仓库储存过剩的玉米,减少零售货架的商品,以刺激商品稀有性。美国人每年消费越来越多的热量,体型也越来越胖。

根据疾病管制中心进行的国家健康与营养调查(National Health and Nutrition Examination Survey),从 1971 年至 1974 年,只有 14.1 %的美国人属于过胖体型( BMI 大于等于 25),但是到了 1990 年代初,已经有 22.4 %的美国人过胖。2008 年,34 %以上的美国人 BMI 超过 25,消费者摄取超出身体所需的碳水化合物,因此大部分美国人体内过多的糖分都变成脂肪。

美国人并非同等地承受过胖问题。举例来说,少数族群过胖的比例一直偏高。疾病管制中心在 2010 年发现,大约有一半(49.5%)非拉丁裔的非裔美国人过胖,而非拉丁裔的白人过胖比例只有 34.3%。墨西哥裔美国人的过胖比例也偏高,当年超过 40%。虽然研究人员对于这种显着差异的成因尚无定论,但种族与贫困之间的关係似乎是这种差异的中心。

科学家指出,很多低收入的少数族群都住在缺乏新鲜、当地生产食物的「过胖环境」中。除此之外,这些社群里的很多人都无法赚取维生的薪资,所以就算那里有农民市集,他们也没有时间和金钱去购买这些价格远高于现成便宜速食的食材。简单来说,对于贫困的少数族群而言,大口吃下便宜的热量,灌下可口可乐与吞进麦当劳的汉堡,似乎是餵饱肚子最经济的方式。

唯一的问题是,这种饱足感是虚幻的。大量摄取糖分会造成短期的讯号,血液里的葡萄糖和果糖会使大脑释放出引发愉悦感的化学物质多巴胺,但是一下子就会退潮,让消费者想吃更多糖的欲望更加强烈。这是一种恶性循环,悲剧性的上瘾,结果就是越来越大、永远吃不饱的胃。

◎本文摘自《从一杯可乐开始的帝国》,立即前往试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