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W荟生活 >《死刑肯定论》:关于死刑,没有人能置身事外! >

《死刑肯定论》:关于死刑,没有人能置身事外!

2020-06-10

书名:《死刑肯定论》作者:森炎译者:詹慕如出版社:光现出版出版时间:2018年7月4日

《死刑肯定论》:关于死刑,没有人能置身事外!

本书的作者森炎为日本前东京与大阪地方法院法官,曾写过一本书,翻译成中文在台湾出版,名为《冤罪论:关于冤罪的一百种可能》,书中道尽司法冤罪的诸种原因与面向。一般而言,认为冤罪是一种结构性产物的人,应该会比较偏向于反对死刑。然而,本书却是《死刑肯定论》。这会让人产生疑问,到底作者是怎幺想的。我就是基于这个疑问,接受了出版社的邀约,写一篇类似于导读的序言。

本来除了本书外,应该也要参考作者的其他书籍,例如《死刑与正义》《司法杀人》《为何日本人相较他国肯定死刑?》等书来进一步考察作者的原意,但是时间上不许可,而且本书的读者也不一定对于作者本人的深层思绪有兴趣,所以最后仅能以本书读者的身分,来解析本书的内容。其实,一本书写出来后,各类的读者会凭自己过去的知识或感受去解读书中意涵,作者的真意如何,也仅具次要性的意义而已。所以,以下我只凭自己的阅读所得,尝试说出感受,希望能够藉此增进死刑存废探讨的深度。

本书的前半段整理了至今大家都耳熟能详的抽象论调,作者一一详述正反意见,初步的结论也是泛泛之谈;亦即,不管是哪种说法都无法得到百分之百的能量,证立己方的说法绝对正确。不过,作者在初步的结论中,提出他的看法。他认为,对于死亡的恐惧与寻求不被他人杀害的共感,是日本这个社会的大部分人至今仍支持死刑的原因。当然,作者也不会提到日本从平安时代的弘仁元年(八一〇年)嵯峨天皇下令停止死刑的执行,一直到鎌仓时代的保元元年(一一五六年),在这三百四十七年间,事实上并没有死刑的存在。在这段期间,日本社会的共识共存并不需要靠死刑来维持。

其实以上的论述并不是很重要,作者想解释的是为何日本会有那幺多人支持死刑,其理由何在?而且认为不论理由何在,日本现在事实上就是民众支持死刑,你别妄想能够在短期间内改变民意。针对这个议题,我也曾经尝试提出看法,而我的解答也与作者不同。我认为羞惭与自虐才是大家支持死刑的深层心理。这个差异,可能会导致对于本书后半段意涵解读的不同。重点在于对待民意的态度。

规训的权力是生命权力的一环,其运作主要是透过将规则内化到行动者身上的机制而展现出来。本书最主要的特色于此逐渐浮现出来。作者认为日本司法中的死刑判决,其所叙述的判决理由,不论是被害者人数、无教化可能性,抑或是犯罪人基因中的邪恶倾向等,不仅是抹杀一个人的生命,更是将排除(或甚至说是翦除)的机制蔓延到犯罪者的家属。至于最近针对无差别杀人事件的处刑中,甚嚣尘上的管理社会中的社会安全原则,作者更直截了当地指陈出这就是一个社会淘汰机制。

这些判刑基準都是生命权力中汰除不良生命体的作用之展现,完全脱离了以死亡维繫共存共感的基本生存态样(劝善惩恶)。简而言之,虽然国家司法权表现出替代民众的复仇需求,然而对某些国民科处死刑的态度,事实上是在执行汰除不良生命体、维繫均质生命态样的生命权力机制。这是生命权力发挥作用时的极致,同时也是个极端。虽然文义上并不是非常明显,作者于颇为隐晦之处,暗示德国纳粹的人种政策与日本司法死刑判决的判準间之雷同性。同时,于此读者可以稍微回顾一下阅读本书至此,作者唯一认为可以合理化国家执行死刑的理由,亦即国家替代被害人国民进行报复一事,其实作者在论述中埋下一道伏笔。作者认为,如果残虐的犯罪行为是导因于扭曲的社会结构,则司法应违反民意而拒绝使用死刑。前后对照一下,不断被作者所谓纳粹批评论述打断思索流程的读者,应该可以获得暂时的结论了。

如果还是不能理解,透过下一章〈绞刑、电椅、毒气室、药物——死刑执行的方法论〉有关死刑执行办法的论述,应该可以再感受一次讽刺性的刺激。作者主张不论《日本国宪法》如何禁止残虐的刑罚,死刑的执行仍必须残虐,不然死刑的意义就会丧失。不论日本《刑事诉讼法》如何规定,死囚必须「违法」地长期被拘束自由后,充满懊悔地从容赴死,在此期间,其思考、日常生活等都必须按照国家的意思而为,真正的模範囚应该是忏悔、反省后以死赎罪。如此反讽的论述,作者的用意已经昭然若揭。至于本书的最后两章〈内乱与死刑〉〈战争与死刑、国际社会与死刑〉,如果读者还没有「顿悟」,那幺仅算是狗尾续貂了。

虽然本书用了许多哲学家的理论,其引用应该会受到一些专家的批判,但是整体而言,作者的用意其实颇为明确。利用耸动的标题吸引许多赞成死刑的读者购买本书,并予以阅读,然后期待读者会在不知不觉中被带领到另一个领域。

权力不是用来拥有的,权力必须被行使,针对生命权力的运作,所谓生命的意义应该不在于拒绝或反抗权力作用,而是在于身处权力关係中不断从事的抗争与冲突上。作者于本书做了一个示範,完整展现其自身的主体性。作者到底企图些什幺,我不想在此多做揣测,不过面临国民审判的时代,死刑的判决日益得到民意的基础,此际不想成为国家司法权力的客体的国民,应该如何思考死刑的问题一事,已经迫在眉睫。本书或许可以成为赞成死刑的国民的支撑,但更重要的是,看了本书后读者自己的思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