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U墅生活 >「我是个很开明的妈妈,可要是孩子字写歪了,我能不扶着他的手重 >

「我是个很开明的妈妈,可要是孩子字写歪了,我能不扶着他的手重

2020-06-11

「我是个很开明的妈妈,可要是孩子字写歪了,我能不扶着他的手重

苦苦栽培儿子拿到博士的妈妈说:「我是个很开明的妈妈,我不是个控制慾的妈妈,很多人都跟我讲,人生的功课就交给自己孩子处理,可是要是孩子字写歪了,我能不扶着他的手重新写吗?」

已经三十岁、百万年薪的儿子说:「就算我是同性恋,我还是可以很爱你啊。」

「你爱我的前提就是伤了我,你要是爱我就要改变!」妈妈说。

「我也尝试过很多次,但没办法,我喜欢的就是男生。」

「一次抗拒不成功,再抗拒啊!一次失败不算什幺,你要走对人生该走的路!你有『这个问题』存在,人生就是功亏一篑!」

另一个男同志的父亲是上校退伍,对于儿子的阴柔气质非常愤怒。「他就是没跟女人上过床,才会这幺没用!我应该找个妓女跟他上床,让他知道女人的好。」

他眼中阴柔的儿子,却无比地犀利。「像你一样知道女人的好吗?好到一个接一个,好到被妈妈捉姦在床!那你要不要去找几个男人来上床一下,知道一下男人的好,才不会一直沉迷女色?」

也有父母间的相互指责:「医生,这个是不是跟基因有关係?她爸爸那边也有一个堂姊是那种……那种跟女生同居的,这种病是不是会遗传?」

「她是因为你怀孕的时候一直说想要儿子、想要儿子,现在才会变成这种男不男、女不女的样子!我那时候就叫你不可以吃感冒药,看看你吃了多久,才会生出这种来!」

夫妻间的怨怼、对于双方家族的不满、对于彼此关係的冲突,多年以来亟需箭靶互相指责,这时,孩子出柜成为久候的代罪羔羊,累积已久的夙怨成为疾风,倚着这个同志孩子,婆娑而上。

我常感受到,同志议题不过是一个触发点,一个万花筒的镜片,将平常沉澱的家庭问题翻扰而出,那些未曾被凝视、被处理的裂痕,终于找到碎裂的轨迹,彻底崩裂,让薄冰上的一家人,不得不面对家庭的真相。

更多的时候,父母亲其实隐隐知悉孩子不可能改变,但总在言语中拉扯出自身的期待,然而,这些期待听在同志的耳中,却又如此刺痛。父母複製了社会对于同志的歧视,将歧视化作爱的话语,用更贴身的方式刺入孩子的身体里。

刀刀见血。

这一个个嗷嗷待哺的伤口,既饥饿又长着獠牙、互相啃食的父母子女,却未曾发现自己看似无心的描述,句句都在伤害对方。

于是,在诊间中,我花最多时间做的事情,并非告诉他们关于同志的医学知识,而是製造一个空间,让这幺绵密又尖锐的亲子对话让开一些位置,缓下每个人亟欲吐诉的苦水,让他们打开耳朵,听听对方说话。

「爸爸以前的人生中,有没有认识过同性恋?」我问上校退役的父亲。

「我们那个年代哪有这种东西?这都是现在才有人在乱搞这种……」还没说完,旁边的儿子就白了爸爸一眼。

「你不要急着白眼,爸爸说的是事实,他们那个年代确实没有看过。」我对这个男同志说:「你现在每天上网都可以看到同志的资讯,参加属于同志的活动,打开手机就有 gay app 可以滑,同性恋对你来说就是真实生活,每天都活生生地出现在周围。但是你爸爸真的不认识同性恋,你爸爸也不是故意要说同性恋是在『乱搞』,是因为他听过的同性恋,都是以前新闻会报的那种……」

我看看爸爸,「吸毒的、情杀的、卖淫的、自杀的……对不对?」

爸爸点头,这就是他过去会「听到」的同性恋样貌。

「因为这些才会上新闻,活得好好的、不吸毒的、不杀人的、不自杀的、做普通工作的同性恋很多很多,但是这些人不会上媒体啊,所以爸爸对同性恋有这些印象是理所当然的。」

这些话,不只是说给爸爸听,也是要说给同志本人听。

「也因为这样,我们容易有偏见,认为全部的同志都是长这个样子。」

爸爸忽然点头如捣蒜。

「所以也要提醒爸爸的是,你印象中的同志,跟他印象中的同志,是完全不一样的。当你讲出同志如何如何的时候,自然会露出反感的表情,用比较难听的语气,所以每次讲出来的话,孩子一定听不下去。」

「我每次才刚开始要讲,他就生气,就跑出门!」爸爸依然愤愤难平。

「因为在他听起来,这些都是偏见、是羞辱,更重要的是,当你在骂别的同性恋时,他会觉得,你骂的就是他自己。」我顺势对着儿子说:「但是,反过来讲,你有跟你爸爸说过,你身边的同志,一般生活中是在做什幺事吗?」

「当然没有啊!怎幺可能讲?他哪听得进去?」儿子抱怨。

「你爸爸需要靠你,才有可能知道同志其实就是平常人。不然你觉得爸爸自己从新闻看到的会比较好吗?」我继续引导,「我知道一开始,爸爸一定听不下去,但是今天必须给你一个功课:每个礼拜跟爸爸说一个同志朋友的故事,说什幺都好,像是一个朋友在当设计师,常常熬夜赶稿,跟他的BF三不五时吵架;或者另一个朋友在念大学,不敢跟家里出柜,脸书得开两个帐号,一个圈内、一个圈外;又或者有一个朋友当老师,常常被介绍相亲,但实际上已经有交往十多年的男友……我相信你身边有很多『普通同志』的生活故事,只是这些活生生的例子,爸爸都没机会知道。」

同样地,这些不只说给儿子听,也说给爸爸听。爸爸不是不想了解,只是在我们的文化背景中,父子之间,连想要理解对方,都嫌藉口太少,以致于裹足不前。

所以,我也只能擅用诊间中的小小特权,给他们彼此之间一个藉口。医生交代的功课,儿子勉强照办,爸爸勉强得听,这成为一个契机。如果他们还愿意多一点好奇心,这些契机,就足够让他们多去了解对方,胜过过去的盲目迴避。

相关推荐